陳藎民:愛國奮斗的“五四先驅”


五十年代,在北京工業學院工作時期的陳藎民先生

  “五四運動”爆發于民族危難之際,是中國舊民主主義革命走向新民主主義革命的轉折點,在近代以來中華民族追求民族獨立和發展進步的歷史進程中具有里程碑意義。在“五四百年”之際,發揚偉大五四精神,奮進新時代,我們不應忘記在北京理工大學的教師中,就有這樣一位“火燒趙家樓,痛打章宗祥”的“五四先驅”。他就是陳藎民先生(1895-1981),北京工業學院(現北京理工大學)教授,我國近代著名數學家和教育家。

愛國為民,“翻墻入院,痛打賣國賊”

  陳藎民,原名陳宏勛,1895年7月5日生于浙江省天臺縣一戶店員家庭,從小邊讀私塾,邊在家勞動。1916年,中學畢業后,陳藎民考入北京高等師范(現北京師范大學)數學系,從此開啟與數學結緣的一生。

  20世紀初的中國,國弱民貧,在各國列強的欺辱下,五千年的中華文明已經淪為半封建半殖民地的落后國家,在弱肉強食的國際爭鋒中,風雨飄搖。從浙江老家來到古都北京,陳藎民開闊了眼界,增長了知識,但是他也看到了社會的民生凋敝和黑暗腐朽。于是在求學期間,陳藎民立志發奮學習,挽救民族,振興國家,成為了學習德先生(民主)的實踐者和賽先生(科學)的積極分子。

  正是有了這種思想上的覺醒,陳藎民很快就加入到當時北京高校的進步學生群體中,積極開展愛國活動,參加社會服務。1918年,陳藎民被選為北京高等師范和北京大學學生聯合會組織的《國民》雜志社評議部評議員。不久之后,他又在北京高師與匡互生、向大光等同學聯名發起成立半工半讀的“工讀會”,后改名為“平民教育社”。

  1918年,中國作為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戰勝國,本應該收回德國侵占山東的權益,廢除“二十一條”等不平等條約,但是各國列強卻在巴黎和會上決議,將德國在山東利益轉讓日本。中國將要以“戰勝國”身份,接受“戰敗國”的待遇,消息傳來,舉國激憤。

  在這一背景下,北京各高校預定1919年5月7日,也就是在袁世凱簽訂賣國“二十一條”的國恥日,舉行游行抗議活動。后因巴黎和會上談判失敗的消息,不斷傳來,而反動政府也已做好對游行的鎮壓準備。各高校決定于5月4日上午,提前舉行游行示威,在天安門集會,后奔赴東交民巷使館區抗議。

  陳藎民作為高師學生代表,積極參加其中,當游行隊伍受阻,改道直搗賣國賊曹汝霖位于趙家樓的住宅時,面對緊閉的曹家大門,和軍警的防守,身材高大的陳藎民,踩在同伴肩頭,打破臨街的窗戶,第一批跳入院內,打開了大門。

  “當時,曹家門緊閉,已有許多軍警在周圍防守。憤怒的學生一擁而上,用木棍、石塊、磚頭撞擊。我身材較高,就踩在高師同學匡互生的肩上,爬上墻頭,打被天窗,第一批跳入曹賊院內。我和同學把大門門鎖砸碎,打開大門,于是,外面的同學一擁而入。我們到處搜尋曹汝霖,但他和陸宗輿早已逃匿。只有章宗祥躲藏在廂房的大衣柜里,被我們抓了出來。他已面如土色,跪在地上,大家拳打腳踢,把他打得半死。同時,曹家被搗毀,后院已起火?!閉饈淺螺C襝壬?979年對自己當年參加五四運動“火燒趙家樓”的一段回憶。

  隨后,包括陳藎民在在內的三十二人,因未能及時撤離,被反動軍警逮捕、關押,關押期間反動軍警對陳藎民等人進行了毒打和審訊。陳藎民的眼鏡被打掉,手表被打壞,胳膊也被打得鮮血直流,被關在牢房里,沒有飯吃沒有水喝,同學之間不能交談。直至5月7日,在各高校的罷課抗議下,經過各校校長和愛國人士的奔走營救,被捕學生終于獲得保釋出獄,得到了北京各界人士的熱烈歡迎。

圖中被高舉者右起第一人為陳藎民先生

  “被歡迎的同學被鄰近的居民圍住。我們一下車,就給戴上大紅花,把我們一個個抬起來,高高舉起,并為我們拍攝了兩張照片。群眾的愛國熱情傾注在我們被捕獲釋者的身上。我們能獲釋返校,這是群眾的力量,這是全國人民的勝利,使我受到深刻的教育,終生難忘?!繃旰?,陳藎民在文章中回憶起當時被釋放的情景,仍感到歷歷在目。

  陳藎民出獄之后,在校長陳寶泉的建議下,將名字宏勛改為藎民,免得再被傳訊或逮捕。5月7日,剛剛出獄的陳藎民回到學校后,又積極投入到抵制日貨運動中,并以北京高師代表的身份出席了北京市各界抵制日貨委員會聯合會,還被推選為主席和北京學生聯合會副主席。隨后,他積極組織學生走上街頭,抵制日貨。

  1920年,陳藎民在北京高師數理部畢業后,留校任附中的教師并兼任高師會計課主任。1921年,陳藎民前往法國里昂留學,并在里昂中法大學邊補習法文,邊攻讀數學。之后,因為揭發校方負責人克扣公款,為避免報復,轉至法國底雄大學習。

  

戰火硝煙中,堅定教育報國

  1925年,陳藎民在法國取得數學碩士學位,畢業回國擔任北京師范大學教授,并兼任北京大學教授。始終懷揣一顆拳拳愛國之心的陳藎民,選擇了教育報國,振興民族。

  回國后不久,陳藎民就應聘擔任浙江省第六中學校長。然而,來到浙江六中的陳藎民,面對的則是陳舊的校舍、破爛不堪的桌椅和殘缺的儀器設備。為了迅速恢復浙江六中的辦學,陳藎民四處借錢修繕校舍、購置設備,僅僅半年學校工作便井然有序起來。但是,當陳藎民另有聘任準備離校之時,國民黨教育當局卻找借口拒絕償還陳藎民籌措來的2000銀元的辦學款。最后,陳藎民從國家和民族大局出發,為了?;ず眉蟻緄慕逃亂?,甘愿自己分期償還借款,他和夫人節衣縮食,直到兩年后,他到上海暨南大學任教時,才還清了這筆辦學巨款。

  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后,上海淪陷,陳藎民攜全家返回故鄉天臺縣,當時天臺地區教育落后,全縣只有一所初級中學,每年招收學生50人,而天臺和臨近幾個縣,還有許多青少年失學在家。于是,在熱心人士的支持下,陳藎民夫婦幾經周折,申請到上海育青中學內遷天臺,而這所中學正是由陳藎民夫人閻振玉女士所創辦。上海育青中學在戰火中早被夷為平地,僅剩下校名,內遷其實就是新建。陳藎民夫婦親自籌劃選擇校址、建筑校舍、購置圖書儀器設備和聘任教師。后來,由于要求入學的學生逐年增多,學校規模不斷擴大,最終發展到擁有高、初中學生1000多人,又設立了城鄉分部、鄉鎮分部、浙江溫嶺縣分校共4個教學點。解放前夕,這所學校培養了初中高中畢業生3000余人,對解決青年就學,提高天臺當地的文化教育水平起到了積極作用。

泰順北洋工學院舊址——百丈口鎮東岸村

  除了積極舉辦基礎教育,陳藎民在近代中國高等教育史上也留下自己愛國奮斗的筆觸。1939年,在育青中學建校過程中,北洋工學院決定在浙江復校,并聘陳藎民擔任院長,但校址久未確定。為此,陳藎民四處奔走,最后選定在未被日寇占領的泰順縣百丈口鎮建校。建校之初,一無所有,學校要靠租借場地辦學,直到1943年才建成一批簡易的建筑。由于當時交通不便,陳藎民親自聯系建校事宜,經常要往返數百里,還要翻山越嶺。正是在他這種以身作則的實干精神帶動下,全校師生艱苦奮斗,終于使北洋工學院在浙江復校。陳藎民教育報國,為民族抗戰作出貢獻。

  抗戰勝利后,陳藎民任北洋大學教授兼理學院院長,并兼任北洋大學北平(北京)部主任。面對國民黨的反動統治,陳藎民非常支持學生們的愛國民主運動,常常掩護學生們的革命行動,還積極營救被捕的學生,并明確抵制反動黨團進入北洋大學。天津解放前夕,國民黨教育部曾動員北洋大學遷往臺灣,陳藎民在校委會上與同事們竭力反對,并不顧個人安危,帶頭和十八名教授聯名在天津報紙上發表公開信,要求國民黨天津城防司令陳長捷撤出天津。陳藎民在解放前夕曾主持北洋大學校務,積極組織教職工護校,防止破壞。解放后,他還擔任了北洋大學校務臨時委員會主席。

  

 數學教育大家,為國育才,奮斗不息

  新中國成立后,陳藎民依然堅定投身教育事業,為百廢待興的新中國培養建設人才。1950年,剛剛從華北解放區遷入北京的華北大學工學院(北京理工大學前身)主動邀請、引進國內高水平師資力量,擴大辦學規模,為舉辦一所社會主義新型重工業大學而籌措力量。在此背景下,陳藎民來到了華北大學工學院任教授并兼任校務委員會委員,開始在這樣一所新型大學中,繼續深耕自己鐘情一生的數學,教書育人,為國家培養棟梁之才。

  陳藎民一生執教,在數學領域有很深的學術造詣,是我國近代著名的數學家和教育家。早在陳藎民留學法國時,他就對“非歐幾何”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并進行了深入研究?;毓?,在北京高師和北大任教期間,陳藎民曾用英文撰寫了《非歐幾何學》,把這門新學科介紹給學生們。后來,他又用中文改寫、修訂此書,并在商務印書館出版,被列為當時的大學叢書之一,陳藎民為我國近現代數學研究與教育作出了重要貢獻。

  作為一位解放前就頗具影響力的數學教育家,陳藎民學識淵博,治學嚴謹,成果卓著,不僅執教過十余門高等數學課程,還自己編印講義,翻譯了大量國外數學文獻。解放以后,陳藎民曾主持華北大學工學院數學教研組(北京理工大學數學系前身)工作,他重視理論研究與教學,堅持理論聯系實際,教學有方,經驗豐富,為人謙遜,以身作則,關心青年教師,帶出一支高素質的教師隊伍,為我校數學學科發展和人才培養奠定堅實基礎,做出卓越貢獻。

  上世紀五十年代末,陳藎民還被國家教育部聘為全國工科數學教材編審委員會委員,他所編的《高等數學教程》被列為全國工科院校通用教材,為我國工科數學教材建設與數學模式的形成做出了突出的貢獻。陳藎民一生先后出版了高等數學教材、中學數學教材等近百種,發表了大量的學術論文。

  “數學是基礎科學之一,是現代科學技術的最重要基礎,是基礎的基礎,研究基礎理論也脫離不了數學,為此要提高我國的科學技術水平,就應該加強數學理論的研究,特別是加強我國數學方面的薄弱環節——工程數學和應用數學的研究?!?973年初,還是文革期間,雖然受到運動沖擊,但是陳藎民仍然心系黨和國家的事業,冒著政治風險,在專門給周恩來總理寫去的一封關于加強數學研究的信中這樣寫到。周總理對這封信很重視,指示辦公室給陳藎民打來電話,請他開列國內應用數學領域的專家名單。

左圖為陳藎民先生1957年所著《高等數學教程》,右圖為陳藎民先生83歲高齡重新編寫的《高等數學基礎》

  1978年,國家實施改革開放,已經83歲高齡的陳藎民依然以飽滿的熱情投入到工作之中,雖然已經不能親自授課,但在學校黨委的支持下,與他人合作重新編寫了《高等數學基礎》等教材?!巴際樽柿喜荒芡耆?,找資料比較困難,但我坐在沙發上前面放著自制的簡易茶幾,戴上眼鏡再加上放大鏡,終于克服了種種困難,順利的進行了編寫審閱的工作?!閉饈淺螺C穸宰約喊聳吡淙災鞒直嘈唇灘牡囊歡巫允?。

  1981年,陳藎民先生在北京逝世,享年86歲。

 

  “100年來,中國青年滿懷對祖國和人民的赤子之心,積極投身黨領導的革命、建設、改革偉大事業,為人民戰斗、為祖國獻身、為幸福生活奮斗,把最美好的青春獻給祖國和人民,譜寫了一曲又一曲壯麗的青春之歌?!畢敖階蓯榧竊詡湍釵逅腦碩?00周年大會上的講話中這樣講到。

  百年來,五四的精神傳承不息,愛國奮斗始終是每個時代中國青年的主旋律。新時代,緊密團結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周圍,發揚偉大五四精神,奮力譜寫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壯麗篇章,更需要青年一代高舉愛國主義偉大旗幟,追求真理、追求進步,繼承弘揚永久奮斗的偉大傳統。在建設中國特色世界一流大學的偉大征程中,愛國、奮斗、追夢的北理工青年師生,不斷前進!

  

      本文根據《天臺文史資料(第一輯)》整理,圖片均來源于網絡

 

 

分享到:

相關新聞